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 top↑
啊!已经4月了
毕业以后就觉得时间飞一样咻咻的没有了。。。[好废。。]突然想起来这里一看,靠,已经4个月没update了=[]=完全没概念阿没概念。。。

我真的有过这4个月。。。难道不是一觉睡醒就已经4月天了。。。厚,看天气多。。。嗯。。。那个不阴不阳的。。。orz

好吧。其实还是很跌宕起伏的日子。肖克不断雷声隆隆。。。只不过都被我当成闲情八卦给一笑置之了。。。大概我囫囵吞咽的所有饭菜都自觉自动以及独立自主地奔去长神经。。以至于现在神经的size远非粗大壮实可形容。。。就是敏感度为零。啥情况?大约就是少年时期风靡一时的爆玉米条。。。[没吃过的请自行想象。。。]空心的。但凡神经里面包裹点啥,我早就炸了。用一个颇有年代的官场词汇来说,就是“暮气深重”。<——新学来的。很符合现在情况。只是还要挣扎很久很久才能被涩会批准“告老还乡”/////

宁森啊。。。唉。。。也就这样了。

开始学会认命。知道什么就叫自然定理。抛弃童话神话以及睁眼说的瞎话。填鸭式灌输自然法则的枝枝杈杈。。。一句话说100遍就是真理。好吧。所有让人觉得不爽的都是真理。我就是为证明真理存在的逆定理,啥,逆定理都不是?个么假命题总可以是吧。

其实也没那么难熬啦。花花钱付付帐单,一个月又过去了。。然后等到账单日继续花。。这应该被称作空虚吧。大概吧。在我看开的时候很多东西都被丢弃了,抑或是,在丢失很多东西以后我看开了。。有什么本质区别么?反正结果都这样了。

其实,我就是来掸灰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9/04/07 13:18】 | +胡言亂語+ | トラックバック(1) | コメント(2) | page top↑
到处都是灰啊灰啊灰啊。。。
掸掸掸掸~~~~
【2008/12/01 14:55】 | +日記+ | トラックバック(1) | コメント(1) | page top↑
掸一掸灰。。。
RT~
【2008/10/08 12:52】 | +日記+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2) | page top↑
問+卷。。。
阿寳傢來的問卷。。。
被點名的必須是男生,
= =麽懸念,就一個真正的男人!荻~出來吧![難道是你這兩天專門出“殼”的原因。。。

規則:
1.要毫無隱藏講出真心話。
2.不能沒有接棒人。
3.指定的人必須要是男生。
4.再被傳回來的話要再次作答。

1.跟他邂逅的場景
荻<<你不要撇嘴了。。。原本看上的是你亲戚Bermann。。。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实。。[拍肩]


2.對他的哪個地方最萌?
荻<<手!


3.你希望他是S還是M?
荻<<好没悬念。。。他这样S得起来么。。。orz


4.對於他的什麼動作很萌?
荻<<羞怯的自动捧脸。。。好吧,你都接受了M的命我还能说什么orz


5.喜歡他怎樣的個性?
荻<<闷X。。。[被抽打]。。好吧。伦家其实是沉默地爱着家人们的哥哥。。


6.討厭的地方?
荻<<全身都很软。。。怒!你给我好好站![于是怯怯地倚墙站好。。]


7.希望他能怎樣?能做些什麼?
荻<<嗯。。。能不能不撇嘴。。。orz


8.希望他跟誰再要好一點?
荻<<和hana吧。。。他们一点都不配orz


9.描寫他or 畫他時會特別注重的地方?
荻<<“今天他又很闷X,哦,是忧郁。。忧郁。。”


10.當家人的話會是?
荻<<哥哥![管家也行。。


11.日本學生制服跟西洋學院風的話?
荻<<似乎都还ok。。。


12.私服的話運動風跟牛仔褲哪個好?
荻<<天。。。我不好这口。。。大概牛仔裤还能勉强接受。。。


13.想跟他結婚嗎?
荻<<如果他不撇嘴的话。。。


14.最後請獻上你的愛
荻<<拍拍,刚换了眼珠,感觉如何?~


15.請傳棒跟指定對象﹝5 個)
我是终结者!=,,=
【2008/08/05 22:16】 | +日記+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1) | page top↑
讨厌的星期一
orz这边已经变成万年牢骚回收站了。酿一七。

最近又开始嗑减肥药。咂嘴。虽然体重下降的速度够彪悍,但日趋恶化的巨大副作用也是件很麻烦的事情。不过事实证明我还是属小强的,即便这样也没寻医用药,实为倍感安慰。赞一下经常小作仍屹立不倒的金刚不坏之胃。[乃就是那等待天谴的无恶不作的伢峰!]

于是“金刚不坏”在昨晚温柔地进行了一场小规模的抵制运动。加上两只“情深意笃”的耗子以妻妻共同财产“滚轮”为中心“打情骂俏”一番,“乖巧体贴”的爱咪乘着月色和“小两口”共舞一曲等等。。。假日最后一个夜就这样和谐安宁地消磨掉了。。。[眼圈+线的晨歌]

罢罢罢。早晨吐出来的山芋似乎和昨晚热腾腾冒着烟乘在碗里的成色毫无分别,甚至更鲜艳。奈,难道已经进化成保鲜容器了///=“=转念又想起昨天兴致所至,导致今晚也是同样山芋晚餐的*罪人*。。。谁来借个手借个水泼醒我先。。。orz

掐着表洗漱的时候被某人打了电话。揿特又打揿特又打。。。怒。发了“我要迟到了”就毅然拔了电池板。等最后梳头准备锁门走人的时候开机,呼拉就一条兴师问罪的消息。。。orz[得。又进医院了不是。]许是昨日嘴欠,说人长短的报应还真是急速。

憋着一肚子火出门。跑到光亮地境一看才发觉随手拿的色外套上赫然满是爱咪的毛。。。oh my god。。。愤然指责那个还在笑称已经拍过衣服的老妈。呔,你是把咪毛往衣服上拍才拍成这副壮观景象的八!!!一路无语。皱着眉硬憋。

纷繁车流中有个半百男人,体态实在不如他大脑那么臃肿。笨手笨脚拦在路中间半天没开走。这也就算了,自己倒车碰上了[很轻很轻如羽毛般。。。cut]咱的坦克。这也就算了,那男人还白着眼说:“也?萨意思啦?”[维苏威火山再次爆发,黄河壶口再次决堤]

“靠!不要上班啦?切了特空了是伐?”我觉得我一年难得这样盯着人“厉喝”几次就被这个更年路人甲偶遇了。且效果显著。喋喋不休的老男人和同样愤然的老妈都shock了。确认初夏微热的风已经卷着最后一尾“神经病”余音顺利砸到那个完全呆滞的木头男人以后。咱静静地扬长而去。

呼哧。有够糟的早晨!

上了地铁再打电话数落那个always秀豆病人。也?我有很大声么?维萨车厢里都朝我看。。。总算舒畅。

本就心情为阴天的星期一。。。这样一番折腾后,简直就是hare的热带雨林暴雨。。。望天。。。
【2008/05/05 14:46】 | +日記+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コメント(0) | page top↑
| ホーム | 次ページ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